世貿大樓(World Trade Center)
............的消失
 
 
 
 
 
 
請壓 PF11 將銀幕放大﹐ 再壓一次 PF11 則會縮小還原
 
 
 
下面三張相片取自 Wikipedia
photos from Wikipedia
 
 
...............................................World Trade Center
 
紐約 World Trade Center 的兩棟高樓, 一直是美國經濟強權的象徵,
被恐怖份子於 09/11/2001 摧毀, 消失無蹤, 是為震驚世界的  "九一一事件" 。
 
 
 
 
 
 
 
 
 
 
"九一一事件" 是十年多以前的事, 但在我心裡當時的一切仍然是如此鮮明,
下面是我所經歷,世貿大樓被恐怖份子襲擊時的情景:
 
 
我上班向來提前一點到辦公廳﹐ 今天 (9/11/2001) 早上八點四十五分我就到公司所在
的世界貿易中心 WTC (World Trade Center)。
WTC包括有兩棟各高一百多層的大樓﹐ 分稱為北樓和南樓﹐ 我是在 WTC 南樓
第六十八層的 Morgan Stanley 上班。

我脫下了外套放在椅背上﹐ 走去洗手間﹐ 正在小便時﹐ 一個同事推開門向裡面說:
“快下樓去﹐ 快下樓去....”
有什么事情發生嗎? 我走出洗手間﹐ 聽到救火演習的消防警鈴在響﹐ 空氣裡有淡淡的煙味。

救火演習從前也演練過很多次﹐ 大家都要疏散到 WTC 外面的馬路上去。
我當時只是直覺的就往電梯走去﹐ 發現電梯好像有問題﹐ 沒有很快的上來﹐ 一些同
事向樓梯的門口走過去﹐ 我也跟隨著大家往樓梯走下去﹐ 從六十八樓走到底層是需
要一段時間的。
因為當時不到九點鐘﹐ 差不多的同事都還沒有來上班﹐ 樓梯空空的﹐ 大家慢慢的邊
聊邊走﹐ 我突然想到我外套忘記拿了﹐ 想想算了﹐ 演習一下就會結束﹐ 沒關係。

我們大家往下走到大概三十幾層樓時﹐ 突然聽到撞擊聲﹐ 大樓震動了一下﹐ 電燈熄了﹐
樓梯內一片漆黑﹐ 但很快又亮了。

同事們開始加速的往下面走﹐ 我覺得有點好奇﹐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我用力的拉樓
梯邊上這層樓的邊門﹐ 門有點緊﹐ 門拉開了﹐ 我走進去﹐ 這層樓好像空置沒有人上班﹐
昏暗暗的沒有燈光﹐ 我好奇的往裡面走了一段路看看﹐ 突然感覺好像有一陣風壓過來﹐
直覺得有點怪異﹐ 我馬上退出來﹐ 又回到樓梯往下走﹐ 樓梯沒有看到一個人﹐ 我也
加快速度往下走﹐ 慢慢也有別層樓的人出來﹐ 和我一樣快速的往下走﹐ 一直走到底層。

底層是一個很大很高的大廳﹐ 邊上有一些店鋪﹐ 看到有很多警察在指揮大家往一邊
疏散﹐ 一排的警察站在邊上警衛著大家疏散的路線。
我看見底層大廳邊上玻璃牆的外面﹐ 很多很多的紙片漂散下來﹐ 地上也有一些散亂
的東西﹐ 我當時還是有點糊裡糊塗的﹐ 消防演習? 奇怪? 那裡漂下來這么多紙屑?


這層樓我是很熟悉的﹐ 常常中午的時候我在這裡逛店買東西﹐ 我曉得這裡有一個公
共廁所﹐ 我因為怕演習 (我心裡還是以為是在演習) 時間可能拖得太久﹐ 需要去上
一下廁所﹐ 我離開人群穿向廁所的方向﹐ 被一個警察看到叫回來﹐ 不准我去﹐ 再走﹐
往大廳的另一個方向疏散﹐ 因為WTC下面和很多大樓都是相通的﹐ 警察是在引導大家
走出世貿大樓。

我心裡還是想去一下廁所﹐ 乘警察沒注意的時候﹐ 又穿出來﹐ 快速的走到另一個公共廁所﹐
上完廁所後又再回到疏散人群的隊伍中往外走﹐ 終於走出世貿大樓了。

走到世貿大樓外馬路的對面﹐ 有好多人都站在那裡﹐ 回頭往上看﹐ 哇! 熊熊的烈火
在很高的世貿大樓中間的一層樓燃燒著﹐ 原來世貿大樓失火了﹐ 才想起來我從樓上
下來時聞到的煙味。
火燒到得非常強烈﹐ 可以感受到那白熾炙熱的火光.....


眼睛正出神的盯著看世貿大樓上面的大火時﹐ 突然有一個同事衝過來﹐ 兩隻手抓住
我背後的衣服﹐ 臉色慘白﹐ 嘴裡不停的叫著 “姚尚舜, 姚尚舜 .....  ”  我看看他﹐
他的眼光也沒有看我﹐ 但顯露著極端驚恐的神情﹐ 過了一下他走了﹐ 也許跟著很多
人往北 uptown 的方向疏散去了﹐ 我看到有大批的人往北疏散。

不一會﹐ 看到公司另一個同事來了﹐ 毫無表情鐵青的臉孔﹐ 看看我沒講話﹐ 離開了。

我這時還是一直看著世貿大樓上面的火燒﹐ 心裡卻也想著要不要往北疏散?
NO!
我清楚的記得﹐ 我當時心裡認為這是百年難得一見的事情﹐ 怎麼能不看?

又看到兩個同事﹐ 有一個是我的頂頭上司﹐ 兩個人的臉孔鐵青毫無表情﹐ 頭上身上
都有水﹐ 年青的那個同事和我說﹐ 我們的大樓被飛機闖擊時因為大樓震動﹐ 天花版
整片整片的掉下來﹐ 消防水馬上灑下來﹐ 他急著逃﹐ 但大樓可能震動有一點變形﹐
拉不開樓梯的門﹐ 他緊張得不得了﹐ 找別的緊急出口門﹐ 有一個門拉開來了才逃下來。

我仍然在世貿大樓對面的人行道﹐ 聚精會神的看大樓上面燒的烈火﹐ 心裡想這大樓
的外面都是不鏽鋼做的﹐ 火為什么會燒這么大這么強烈﹐ 覺得有點想不通。
聽到有人在講:  “有人跳下來了..... ”
我看過去果然看到很小卷曲的一個人從高處往下落﹐ 因為世貿大樓太高太遠了﹐
人小得像螞蟻似的一點....   又看到一個人跳下來了....  又一個........

有警察過來要我們退後到兩個 block 外﹐ 我們只能退﹐ 那裡有一塊廣場﹐ 我們退到廣
場的另一邊﹐ 是在 J&R 電器用品店的門前﹐ 我想起來應該打電話給太太﹐ 看到邊上店
裡有人在打手機﹐ 我走過去借用他的手機﹐ 他到是很大方的讓我打了﹐ 我和太太通
了電話﹐ 告訴她世貿大樓被飛機闖燒著大火﹐ 我已經安全出來了。

這時我仍然目不轉睛的看著世貿大樓的火燒﹐ 火現在是越燒越烈﹐ 加上很濃的煙霧﹐
心裡覺得很可惜我沒有帶照相機﹐ 否則我可以把燒火的鏡頭攝下來﹐ J&R 照相器材店
就在邊上﹐ 我可以去買個相機﹐ 但我不久才花了三百多塊頭錢買了一個相機﹐
捨不得再花錢買。

我還是站在馬路邊盯著眼睛往火燒的世貿大樓上面看。

一個個子不太高的婦女走向我﹐ 要我往上面疏散﹐ 不能站在那裡。
我說我已經退出兩個 block了﹐ 離世貿大樓已經很遠﹐ 為什么還要退﹐ 我不理她﹐
還站在那裡往世貿大樓失火的地方看。
婦女又開口了﹐ 她說: “我是FBI, 天空上都是飛機在警戒著....”
我看看她﹐ 很不甘心的只有往上面走﹐ 但還是回頭看。
稍微走遠一點的地方我又站在那裡看大樓上面的大火。

突然看見世貿大樓中間火在燒的那一段往內縮﹐ 火燒上面的大樓層瞬即直線往下墜落﹐
剎那間﹐ 整棟高樓消失不見...
隨即蘑菇狀的濃煙往上冒起﹐ 就像在電影裡看到的那樣﹐ 一層一層黑濛濛的很濃的煙霧
很快的很強烈的往上澎漲.......
濃黑煙越澎漲越大﹐ 越澎漲越大.....
黑濃煙開始往我站的地方擴散過來﹐ 我當時心裡很清楚我要看到最後的情形﹐
濃煙逐漸向我的方向壓迫過來﹐ 我還是不願離開,
但此時﹐ 看到一大片黑壓壓很多的人從世貿大樓方向往我站的地方衝過來....
我曉得我一定會被人群衝倒﹐ 踩過去﹐ 我馬上貼到邊上房子的牆邊上。

人群衝過去了﹐ 一陣陣風吹來﹐ 空氣中可以看到很多明顯的晶晶閃閃的細點滴漂浮著﹐
很奇特的現象。
又有人逃過來了﹐ 頭髮上﹐ 眉毛上都有閃亮的紛屑﹐ 我想我不能再待在那裡﹐
空氣一定很不好﹐ 我也往遠處疏散﹐ 我試著拉或推一排建築房子的門﹐ 有一個門被推開了﹐
我走進去看到有很多人在裡面﹐ 好像是政府某部門的一個辦公處。
裡面有一些人在看掛在那裡的電視機﹐ 我過去看了這時才知道,  “恐襲”﹐
大家看著電視在說另一處.... 也被炸了﹐ 國防部五角大廈也被炸了....


在大樓裡面﹐ 我走來走去﹐ 覺得很無聊﹐ 有一個人在發口罩﹐ 我也拿了一個。
又看到一個年青人從外面走進來﹐ 他就好像化妝過的聖誕老人﹐ 頭髮上 ﹑ 眉毛和衣
服上都是閃亮的點滴棉絮﹐ 他自己像是渾然不覺似的﹐ 朦朦朧朧呆呆的走過來。

中午﹐ 我在大樓裡面找到了買三明治的地方﹐ 買了午餐吃﹐ 問一些人外面的情形﹐
有人說 Holland Tunnel, Lincoln Tunnel 都關閉了﹐ 現在不能出去﹐ 出去也沒有用。


到下午約三點多鐘時有人說 Port Authority 開了﹐ 可以出去了﹐ 我走出去﹐ 往 uptown 方向走﹐
我走到 Port Authority﹐ 有橫條攔著﹐ 關閉了﹐ 什么時候開放﹐ 問人也都不知道﹐
但有人說 Penn Station 火車站大概開了﹐ 我和一些人往 Penn Station 的方向走去。
Penn Station 果然開了﹐ 很順利的買了火車票﹐ 終於鬆了口氣坐上往紐澤西開的火車﹐
一站一站的下去﹐ 心裡好像有如釋重擔的感覺﹐ Hazlet 站到了﹐ 一下車﹐ 有好幾個警察
在車站口﹐ 好像就在那裡等我們下來似的﹐ 不錯﹐ 警察各別的問我們住那裡﹐
是不是從紐約 downtown 出來的等等﹐ 然後要我坐上一部 Van﹐ 說要帶我去醫院﹐
之後會送我回家的。
我上了 Van ﹐ 車子開到了Bayshore Hospital ﹐ 把我放下來﹐ 有人帶我到一個地方﹐
坐在長椅子上等了約一刻鐘﹐ 有個人出來﹐ 眼睛盯著我看﹐ 上下渾身前後的看我﹐
又問了一些問題﹐ 是什么時候﹑ 什么地方出來的等等﹐ 後來他說你可以回去了﹐
嘿! 沒有要檢查我的身體有沒有污染。
有一部Van送我回家。
 
 
 
 
註一:
恐怖分子劫持了一架美國航空公司的飛機 (American Airlines Flight 11 ) 上午8點46分
撞擊在世貿大樓北樓的第93層和99層之間。
17分鐘後, 於上午9點03分, 第二個恐怖分子劫持了美國聯合航空公司的一架飛機
(United Airlines Flight 175 ), 撞擊在南樓第77層和85層之間, 當時北樓1344人被困。
南樓被擊中低於北樓, 當時有近700人當場死亡或被困。
世貿中心的南樓燃燒約56分鐘於上午9點59分倒塌, 北樓燃燒約102分鐘在上午10點28分倒塌。
世界貿易中心最終提交給紐約有關9/11恐怖襲擊有2753 死亡證明書 (不包括那些劫機者)。
 
 
當時飛機撞在北樓可說撞得非常準﹐ 被撞處的所有緊急逃生樓梯均被毀﹐ 沒有人能
從撞擊樓層的上面逃下來﹐ 但飛機撞在南樓稍偏了一點﹐ 仍有一個逃生樓梯沒有被毀﹐
上面的人可以逃下來﹐ 但實際逃下來的人不多﹐ 也就是說﹐ 兩架飛機撞擊兩棟
百層大樓的撞擊點上面的所有人﹐ 可以說全死光了。
 
 
 
註二:
世貿中心的北樓在上午九點以前被撞﹐ 我想當時大樓外面一定馬上會被封鎖﹐ 沒有人能
被允許再進世貿中心﹐ 也就是說九點以後大批遲來上班的人會被擋在外面而幸免與難﹐
否則死亡人數會相當高。
而已經來上班早到的人﹐ 就像我﹐ 就因為大樓內很多人都還沒有來上班﹐ 緊急逃生
樓梯裡面沒有什么人﹐ 而能夠很快的逃下來﹐ 我有一些同事就是在大樓被撞擊後﹐
才從六十八樓逃下來的。
試想若飛機撞擊時在很多人已經來上班的九點以後﹐ 當時電梯被毀﹐ 大家都會走樓
梯往下逃﹐ 樓梯會被塞暴而疏散得很慢﹐ 而大樓56分鐘就倒塌了﹐ 死亡人數會很慘烈﹐
我也就無法逃過此一劫難﹐ 真可說是分秒之差﹐ 而免與難。
有人說:   “ 姚尚舜﹐ 你應該出去慶祝一下..... 劫後生還! ”

--- 生死有命, 活著是幸? 還是死去是幸?  順天意! ---
 
 
 
註三:
在WTC出事﹐ 我還沒有回到家時﹐ 太太說貼隔壁的鄰居 Mark 來敲門﹐
在沒有聽到我太太說話時﹐ Mark當時激動得流著眼淚。
我住的社區﹐ 好像有兩個人在 WTC上班﹐ 在這次事件羅難未能逃出。
 
 
 
註四:
事後聽同事說﹐ 北樓被撞擊時﹐ 南樓有很多人先逃到四十四層樓轉電梯的大廳﹐
當時播音機突然說 “南樓安全﹐ 大家可以回去上班”﹐ 因此有些人乘電梯又上去了﹐
那裡想得到﹐ 突然南樓也被飛機撞擊﹐ 同事說只聽見卡扎扎的聲音﹐ 電梯直往下落﹐
電梯裡的人全部命喪黃泉﹐ 大廳裡的人瘋狂的奔向樓梯往下逃命﹐ 五十分鐘能逃出
來是幸運的了。
 
................................................................姚肖幼寫於紐澤西    2012/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