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y 暴風雨﹐日誌
 
 
 
 
請壓 PF11 將銀幕放大﹐ 再壓一次 PF11 則會縮小還原
 
 
十月二十九日 (2012年)

據說這次颶風的威力是百年來最強烈的﹐ 風速達九十哩﹐ 颶風產生的海潮﹐ 在滿月
的作用下﹐ 將形成十二呎的巨浪。

紐澤西和紐約首當其衝﹐ 很多地方警察逐戶敲門﹐ 強制撤離﹐ 紐約市可能會遭到
巨浪的衝擊和淹水﹐ 公共交通設備﹐ 地鐵﹐ 公車﹐ 火車下午已經完全停駛﹐
機場也關閉﹐
嚴陣以待﹐ 一點都不敢疏忽﹐ 紐約市證交所也創記錄的停業。


我開車出去買了一桶兩加侖半的汽油﹐ 下午五點我們這裡已經停電﹐
“Sandy颶風” 下午登陸紐澤西的南端﹐ 向北緩緩移動﹐ 雷霆萬鈞之勢極為驚人﹐

晚上十點要睡的時候﹐ 從窗子裡望出去﹐ 對街鄰居園子裡的大柳樹﹐
在呼嘯的颶風中﹐ 枝椏揮舞得像是魔爪似的﹐ 大弧度的上下迴旋著﹐
又像是一隻巨大的八腳章魚﹐ 對著天空憤怒揮甩著它的觸角﹐
風勢畫過屋脊﹐ 發出尖銳的嘶嘯聲.....


十月三十日

第二天清晨﹐ 外面是出奇的靜﹐ Sandy颶風已經過去了﹐ 走到園子裡﹐ 滿是樹葉和倒
下的樹枝椏﹐ 一棵已經二十八年我親手種植的Colorado Blue Spruce倒在前園﹐
這棵樹的樹幹直徑有一尺多粗﹐ 是我和太太最喜歡的一棵樹﹐ 很覺傷感。

看到對面鄰居園子裡的大柳樹也倒了﹐ 橫倒在地上的柳樹斜豎起來的樹根比人還高﹐
昨晚的風勢真不同小可。

家裡電停了﹐ 電話也不通﹐ 暖氣也沒有﹐ 幸好暴風來臨前一天我已經買了一桶兩加
侖半的汽油在家裡﹐ 而且我還有一個新買還沒有用過的發電機。
下午在鄰居的幫忙下把發電機發動起來了﹐ 我把電線一個接到冰箱上﹐ 一個接到Verizon的
設備上﹐ 冰箱保持冰凍是很重要的﹐ 但TV和internet和電話雖然接上發電機的電源﹐
一直都無法啟動﹐ 我找不出原因﹐ 這就是說我們對外面的音訊和聯絡此時已完全斷絕。
當晚一夜安安靜靜的。


十月三十一日

早上我必須出去買汽油﹐ 因為兩加侖半的汽油昨天已經用完。
開車出去發現大馬路上的紅綠燈都停掉了﹐ 也沒有警察的指揮﹐ 車子大排長龍﹐
開車有如牛步。

因為停電﹐ 路邊沒有一家店開門﹐ 跑了兩個加油站都關在那裡﹐ 看到有一個加油站
有人﹐ 哇塞!  排隊買油的長龍好長好長﹐ 每個人都提著大油桶﹐ 我從來沒有見過這
種場面﹐ 這么大的陣戰﹐ 心想可能會排上半個小時﹐ 天氣太冷還是放棄回家算了﹐
下午再來也許人會少一點﹐ 回家的路上因為很多路被關掉﹐ 在社區裡繞來繞去﹐
看到有一個社區路旁的大樹整排一棵棵的倒在地上﹐ 可見昨晚風勢之大﹐ 真無法想像。


下午我又開車去那家加油站想買油﹐ 但排隊買油的人更多了﹐ 隊伍綿延約有六分之
一哩長﹐ 有一個人帶著一個超大型的容器﹐ 有半個人這么高。
看到這種景象﹐ 心裡有種說不出的奇怪感覺 --
...“一群安安靜靜排隊在那裡待領救濟物品的難民”﹐
毫無疑問我也是其中之一﹐ 現實就是如此﹐ 我驅車又離開了。


患難知真情﹐ 傍晚時一位要好的朋友送來一個收音機﹐ 使我們對外面能有一點瞭解﹐
並且說第二天他們早上會去買油﹐ 可以幫我們買一桶回來。

今天是Hallowen鬼節﹐ 鬼都被風吹走了﹐ 自然沒有小孩上門來要糖。


十一月一日

近中午的時候﹐ 去買油的朋友回來了﹐ 他說一早七點半去排隊買油﹐ 隊排了整整兩
個半小時才買到油﹐ 這位朋友頭戴著了毛線帽﹐ 臉色凍得發青﹐ 這么冷的天氣﹐
站在外面等買油真會把人凍死。

已經是災難後的第三天了﹐ 中午我又開車出去﹐ 想要去Home Depot家庭站買一個大
一點的油桶﹐ 因為兩加侖半的汽油﹐ 發電機只能用十小時﹐ 必需再買一個油桶﹐
下次買油時我可以一次買兩桶油。

開車到Home Depot﹐ 油桶都賣光了﹐ 店裡面顧客買東西好像是搶的﹐ 我搶買了很多
各式大小的電池及電筒回來。
然後我再開車到Lowe﹐ 也是一家家庭用品店﹐ Lowe的門口大排長龍﹐ 一次只允許一
個或兩個顧客進去店裡﹐ 顧客一進去就有職員陪著你﹐ 帶你去拿你要買的東西﹐
然後要你立刻結帳出去﹐ 我買到一個兩加侖的小油桶﹐ 一個人只准買一個油桶。

家裡冷得我無法專心畫圖﹐ 下午我開始清理家裡的文件和東西﹐ 做一點事情。

聽到有一位朋友﹐ 因為晚上太冷﹐ 不得不開動發電機取暖﹐ 因為發電機會產生有很
重的氣味而且有毒的一氧化碳﹐ 所以必需把發電機放在屋子外面發動﹐ 晚上因為發
電機的聲音太吵而被鄰居報怨﹐ 他們沒有辦法只有關掉發電機開車出去找旅館﹐
車子一直開到賓州才找到旅館住下。


十一月二日

今天清晨起來時﹐ 外面只有華氏三十九度﹐ 太太直叫冷﹐ 穿著厚厚的綿襖﹐
我把煤氣爐的四個火打開燒﹐至少能有一點溫度﹐
冰櫃裡的肉有點軟化了﹐  我把發電機開動﹐ 接到冰箱的插頭上。

下午太太開車想去銀行﹐ 但開車出去後很快就退回來了﹐ 她說因為很多路都被封掉﹐
交通很亂﹐ 很不容易開車。

晚上吃飯時照明我們多用臘燭﹐ 因為比起用電筒﹐ 臘燭能照到的範圍較廣﹐ 另外家
裡我還準備有兩個大手電筒﹐ 三個小手電筒。當然用發電機接上電燈照明是最亮而
且最便宜的﹐ 但汽油不容易買到是個大問題。

郵政一直沒有斷﹐ 每天還都會接到鎮公所寄來的災難修復進度等最新消息﹐
已經開始每天晚上七點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七點的宵禁﹐ 我想總是怕晚上警力不夠﹐
以防壞人乘火打劫。


十一月三日

早上外面的溫度接近攝氏零度﹐ 我發現冰櫃內的肉有些都很軟了﹐ 我不得不用僅剩
的一點汽油馬上把發電機發動起來。
太太起床後﹐ 把冰櫃裡軟化的肉全丟掉﹐ 剩下的一些肉全部燒熟﹐ 以免壞掉。

我發現隔壁鄰居有工人在鋸樹﹐ 我走過去看﹐ 原來他們也倒了一棵很大的樹﹐
我叫他們的工人過來估價清理我們倒掉的大樹。

今天外面雖然很冷﹐ 但是有大太陽﹐ 我把床上的綿被用一根繩子橫掛在房間裡曬。

下午我不得不出去找油﹐ 因為所剩的一點汽油又用光了﹐ 另外要買水果和麵包。
我開車到原來開著的那家加油站去﹐ 遠遠看好像沒有人﹐ 心裡覺得很高興﹐ 大概不
必排隊了﹐ 那想到關門大吉﹐ 一定是油賣光了。
我開車到 Best Food Market 買到了所需的水果和麵包。

終於找到一家原來關門的加油站﹐ 現在開始營業了﹐ 也許很多人還不知道這家加油
站又開張﹐ 所以我只費了十三分鐘就買好了兩桶油﹐ 一共有四加侖半油﹐ 很高興的
開車回家﹐ 當然又是繞迷魂陣似的﹐ 繞路開車回去。
天氣好像越來越冷﹐ 聽加油站的人說可能要下雪﹐
漫漫寒夜﹐ 不知要等到何時?


十一月四日

今天是風災後的第六天﹐
早上起床時﹐ 外面是攝氏半度﹐ 室內是華氏五十六度﹐ 很冷,
電還沒有回來﹐ 和對街的鄰居聊天﹐ 她說她住在 Keansburg 的朋友﹐ 房子經受暴風雨
和海水淹進來﹐ 財產都泡湯了﹐ 很慘﹐ 他們送去兩大袋的衣物。

我們算是幸運的﹐ 並沒有太大的損失﹐ 雖然停電﹐ 但沒有停水﹐ 煤氣也沒有斷﹐
所以家裡燒飯沒有問題﹐ 熱水爐是燒煤氣的﹐ 所以熱水也有。
(註﹕ 我的熱水爐是老式不是自動點火﹐ 有母火﹐ 所以停電不受影響)

天災,
世界上任何地方都可能發生, 只能平心的承受, 克服它, 絕不為此而逃避。

今天家裡的無線(行動)電話總算接駁通了﹐ 太太喜出望外﹐ 嘴巴又可以做運動了﹐
而家裡的有線電話﹐ 停電後就一直沒有接通過。

下午我清理院子裡被風吹下來的很多樹枝﹐ 把倒下的一棵枯樹移開。
撿完園子裡的樹枝後﹐ 因為閒著無事, 我用磚頭在後院搭起來一個燒東西的焚化爐﹐
我想以後家裡不要的文件可以用火燒來處理。
焚化爐搭好後﹐ 太太拿出來很多陳年舊的報稅資料和銀行資料等﹐ 我只花了一個多
鐘頭就全燒光了﹐ 焚化爐很管用﹐

因為昨天我買到了兩桶油﹐ 目前家裡油源充裕﹐ 下午發電機發動後﹐ 一直開到晚上
九點﹐ 我平常一天只把發電機開動三小時﹐ 或者為了省油根本不開﹐ 我開發電機主
要的目的只是為了要保持冰箱裡冰櫃內食物的冰凍。
晚飯時因為發電機還開著﹐ 所以電燈大放光明。

明天一早會有工人來處理倒下的大樹﹐ 今天不能睡得太晚﹐


十一月五日

早上兩個工人來鋸樹﹐ 但鋸了一點點說鋸條斷了﹐ 要去買。   
太太出去買菜﹐ 去銀行﹐ 聽銀行職員說我們的電最快可能要等到禮拜四才會回來﹐
原因是路口被颶風吹斷的電線桿上面的 transmitter 掉到地上壞掉了﹐
現在要等新的貨運來才能修理,  
哈!

我們每天的世界日報已經恢復正常﹐ 不過現在是一天送兩天的報﹐
看到一則新聞: 因為排隊買油常常要等上三個小時或更久﹐ 有兩家中國人輪流排隊
去買油﹐ 結果被後面的人認為是插隊﹐ 警察來的時侯被後面的人誣告﹐ 警察把老中
拉出來﹐ 因為老中不服﹐ 被警察壓在地下用警棍痛打﹐ 邊上的太太用手機照相﹐
也被認為是妨礙公務﹐ 兩人一拼被抓走。

也許氣溫開始降﹐ 腳底板也很冷﹐ 打了套太極拳﹐ 覺得好一點﹐ 年紀老了比較怕冷﹐
搬到較熱的地方去住﹐ 將來也許是免不了的事。


十一月六日

今晨起床﹐ 感覺像是在冰窖裡似的﹐ 冷得不得了﹐ 外面的氣溫是攝氏零下零點八度﹐
到樓下把煤氣爐的火打開燒﹐ 雖能把廚房的空氣燒熱一點﹐ 但效果很有限。
心想下次應該準備一些木材﹐ 燒壁爐取暖也許較好﹐ 早期的人們不都是在家裡燒火
取暖的嗎?

清理園子裡被吹倒樹的工人昨天工沒有做完﹐ 今天沒有回來做。
剪草的工人倒很準時﹐ 每週都是禮拜二來剪草﹐ 風馳電掣剪完就走﹐ 趕場去了﹐
時間就是金錢。

和太太去 High School 投票選總統﹐ 之後去加油站買了一桶兩加侖的汽油﹐
大概很多加油站都開了﹐ 買汽油也沒有排隊。
然後去 Lowe 家庭站買了些應用物品﹐ 和一個用電池的燈籠回家。

屋子裡朝南的一個房間有太陽﹐ 下午只能待在那個房間裡﹐ 別的房間冷得要死﹐
沒有電的日子﹐ 初冬這么冷的時候﹐ 日子可真是不太好過。

臘燭已經用光了﹐
晚上我把剛買回來的燈籠﹐ 電池裝起來用﹐ 發現非常好﹐ 燈光也夠亮﹐ 防風防雨﹐
而且沒有蠟燭的危險性。

現代人可說生活和網路密切相關﹐ 家裡的網路不通﹐ 外面的很多信息都無法知道。
收音機裡的氣象報告說明天要下雪雨。


十一月七日

今早我用兩個大鍋子放水在煤氣爐上燒﹐ 我想散熱的效果﹐ 可能比把煤氣爐開火空
燒來得好。

總統選舉結果揭曉﹐ 歐巴馬當選連任。

開車去Shrewsbury 的Guild﹐ 把我在那裡展覽的一張圖畫拿回來﹐ 又去加油站買了
一桶兩加侖的汽油﹐ 加油站買油也沒有排隊, 買油的時候﹐ 我看前面那個人有四個大油桶﹐
買了二十加侖的油﹐ 像是要長期抗戰似的﹐ 電真還要等很多天才能回來嗎? 憂心也沒有用。

去Lowe家庭站買大油桶﹐ 還是沒有貨。
開車時因為車子裡有暖氣﹐ 暖洋洋的覺得很舒服﹐ 凍了這么多天﹐
才感覺暖氣是很舒服的東西﹐ 現代人少不了的設備。
回來時看到Centerville路口有一根斷掉的電線桿已經換新﹐ 正有工人在高架上裝電線﹐

是叫做 “東北風暴(nor'easter)” 來了﹐ 下午開始下雪﹐ 大頭皮﹐ 外面很快已經是
白茫茫的一片﹐ 天空烏朦朦的沒有太陽﹐ 屋子裡很冷﹐ 感覺冷得已經有點受不了了﹐
再不來電﹐ 我必需要穿衛生褲﹐毛線襪戴手套了。

太太說無線(行動)電話機沒電了﹐ 必需要馬上把發電機發動起來充電。

因為下雪﹐ 發電機不能防雨水﹐ 所以現在不能把發電機放在車房外發動﹐ 要把發電
機放在車房裡發動﹐ 並且車房門要保持打開﹐ 讓空氣流通﹐ 但電線穿進屋內的門邊
上被電線卡住會有縫隙﹐ 一氧化碳會有一些進屋子裡﹐ 但也沒有辦法。
。。。。。。 。。。。。。。。。。。。。。。。。。。。。。。。。。。。。。。



下午三點四十分時﹐ 電回來了﹐ 終於結束了這長達九天無電的日子﹐ 但我們的Internet﹐
TV﹐ 和電話仍然不通﹐ 太太在連絡Verizon﹐ 因為有問題的家庭實在太多﹐
最早只能約到下週一來修理﹐ 要等五天。

沒有 Internet﹐ 電腦就無法接通﹐ 太太就無法在電腦上看她的連續劇﹐ 對她來講日子
就不好過了﹐ 她常常在電腦上同時間看好幾個不同的連續劇﹐ 一個連續劇假設播出變慢了﹐
她馬上轉台到另一個連續劇﹐ 很機動化﹐ 可以一心數用。我只能一心一用而已。


晚上從窗口望出去﹐ 白雪不停的漂著﹐ 積雪看來已經有三寸多高了﹐ 是今年的第一
場大雪﹐ 家裡因為暖氣的恢復﹐ 已經是很舒服暖烘烘的了。


十一月八日

早上起床走到外面﹐ 一片美麗的銀色白雪﹐ 迎來了今年不受歡迎的第一場大雪﹐
昨天也是中國曆法上的 “冬至”。
剷雪的工人已經來過了﹐ 汽車走道上的積雪已經被剷乾淨。
清理園子裡被風吹倒樹的工人今天也來把工作做完了﹐ 一切恢復正常。

下午我穿了厚夾克在住的社區裡走了一下﹐ 很多人家的門口都是堆滿著砍下來的樹﹐
有很多人家被颶風吹倒的樹還沒有清除﹐ 大概這個時候工人太忙了﹐ 不容易找到工
人來清理。
鎮公所來通知﹐ 要大家盡快的把砍下來的樹放在屋前, 他們很快會來清除。
冬天隨時可能會下雪﹐ 街道上的樹枝樹葉必需要清除乾淨﹐ 以免妨礙下雪時剷雪的工作。

昨天的 “東北風暴(nor'easter)”﹐ 帶來的積雪﹐ 我們這裡雪下了有五吋深﹐
靠南邊一點的地方有一呎﹐ 因之停電的受災戶又增加了。
對東部的人來說﹐ 這次是同時遭受雙重的災難﹐ “Sandy颶風”  再加上  “東北風暴”。
紐澤西目前還有三十九萬戶家庭還沒有電﹐ 紐約的長島電力公司說﹐ 要到感恩節才
能恢復供電﹐ 也就是說部份受災戶還要再忍耐差不多兩個禮拜。

Sandy颶風淹水的民眾﹐ 在院子裡曬的家俱衣物﹐ 再次遭到 “東北風暴” 厚雪的覆蓋﹐
真是雪上加霜。

因為停電﹐ 大家需要汽油來發電取暖。
一些加油站和煉油廠因為停電和暴風雨的災害而關閉﹐ 造成紐約和紐澤西地區嚴重
的缺油﹐ 很多地方已經開始根據汽車車牌最後一個號碼的單雙號來輪流分配加油。

也有些民眾大概看見加油站排長龍﹐ 覺得也許有必要儲存一些汽油在家裡﹐ 也加入
搶購汽油的行列﹐ 而造成更大的缺油現象。
看到世界日報上報導的一個加油站﹐ 排隊加油的汽車隊伍長達三十條街道﹐ 這種種
情形和現象絕不是外地人所能夠想像得到的。
(註: 我想可能是三﹑ 四條街的筆誤)


報上的頭條新聞:
.....歐巴馬驚險連任﹐ 國家分裂﹐ 股市大跌﹐
...............................胡錦濤督軍﹐ 習近平接班﹐

。。。。。。。。。。。。。。。。。。。。。。。。。。。。。。。。。。。。。

有幸經歷體驗了這次據說是百年來的大風暴﹐ 寫下每天的日誌

姚肖幼  寫於紐澤西   Nov. 12, 2012
 
 
 
 
看這隻在後園悠閑吃草的鹿﹐前面是我做的焚化爐背面。
紐澤西野鹿氾濫成災﹐常到後園來散步的鹿群﹐有一群明顯的是一個鹿家庭﹐
帶角的公鹿﹐大母鹿和四隻小鹿﹐見人也不怕。
公鹿大概比較懶﹐多數時候只有母鹿陪著四隻小鹿。
 
 
 
 
 
 
 
 
 
 
 
 
這是我園子邊上被颶風吹倒的Colorado Blue Spruce大樹﹐工人已經鋸掉一部份樹枝
 
 
 
 
這是我買的發電機和兩個小油桶﹐發電機是網上買的$295﹐發電量是4000 Peak Watts﹐
足夠接冰箱﹐電視機﹐internet PC﹐一個電熱器和幾盞電燈。
所以停電若有發電機的話﹐應付很容易﹐只要有足夠的汽油就可以了。
另外要準備兩個五加侖的汽油桶。
 
 
 
“Sandy颶風” 過後的  “東北風暴(nor'easter)”  帶來的大雪
 
 
 
這是我搭起來的焚化爐﹐靠下面的磚頭有一條條的通風口道﹐燒東西的效果很好。
 
 
 
 
這是我在Lowe買的燈籠﹐是用八個電池的﹐ 燈光夠亮﹐ 移動方便﹐ 防風防雨﹐ 安全。
一位住在紐澤西monroe的朋友說﹐ 他的一個鄰居在這次風災時因為用蠟燭不當心造成房子火災,
試想假如臘燭倒在地毯上, 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很危險的事情。
 
 
 
 
 
 
Jersey Shore 遊
 
 
報紙上的新聞﹐ 常常是唯恐不聳人聽聞, 譬如說:
“Sandy颶風造成Jersey Shore大災難”﹐ 旁邊還附上一張倒掉的房子相片﹐
這讓有些人以為Jersey Shore 是不適合人住的地方﹐ 有颶風時是極端危險的地區。
事實上紐澤西的海邊﹐ 從 Sandy Hook 往南﹐ 一直到 Wildwood Beach﹐ 因為沙灘好﹐
是每年夏天遊客的渡假勝地。

為此, 我和太太今天(Nov, 21, 2012) 特地開車去Jersey Shore實地看了一下﹐
看這百年來的大颶風造成 Jersey Shore 是如何的一個大災難?

我們從 Sandy Hook 沿海邊一路開車下去﹐ 途經:
Sea Bright, Monmouth Beach, Long Branch Beach, Elberon, Allenhurst, Asbury
Park, Ocean Grove, 最後到Bradley Beach。
沿路我都停車下來看海邊防波堤的情形﹐ 和欣賞海邊風景。

Sea Bright 這次颶風的受災確實較嚴重。
但你若看地圖﹐ 可見 Sea Bright 是細細長長的一條﹐ 一邊是海﹐
一邊是 Navesink River 和 Shrewsbury River﹐
Sea Bright 就像是為了擋住內陸被海浪衝擊的長長的一條堤壩﹐ 它一邊面對海潮海浪﹐
一邊又要面對洶湧而下河水的衝擊。
因為這裡地勢低﹐ 所以有防波堤﹐ 防波堤是石頭和水泥構筑的﹐ 又厚又牢。
我們看到此地有倒掉的房子﹐ 但都是做生意簡單搭建的木板房舍。
此地的主要路徑是Ocean Ave. 又窄又擁擠, 我們的車子在這裡幾次被擠得動彈不得。


太太的一個大學同學是住在 Monmouth Beach百萬豪宅﹐ 也是因為地勢較低﹐
海邊上構筑有很高的防波堤﹐ 假設你在她家玩想要去海邊的話﹐
你必需要先爬上高高的樓梯穿過防波堤﹐ 才能看得到海灘。
她們這次颶風有淹水﹐ 但房子沒有其他的損傷。


開到 Long Branch Beach﹐ 沒有看到築得高高的防波堤﹐ 應該是此地地勢較高的
原因﹐ 看到有很多高樓公寓﹐ 臨海的百萬豪宅比比皆是﹐ 希爾頓大旅館﹐ 很多餐館﹐
那裡非常熱鬧繁華, 此次颶風這裡也沒有要居民撤離。

紐澤西居民在Sandy來臨時需要撤離的地方多集中在海邊﹐ 但也並不是所有海邊都危險﹐
主要是地勢低可能有淹水的海邊才要居民撤離。
地勢較高的海邊﹐像 Long Branch Beach, Bradley Beach, Point Pleasant Beach,
Wildwood Beach 都沒有要居民撤離。
另外內陸在河邊或湖邊的低窪地區也可能有淹水的問題﹐ 所以居民也被要求撤離。
下面是紐澤西需要撤離的一些地方﹕
Atlantic City, Sea Bright, Cape May, Long Beach Island, Belmar, Carteret, Hudson,
Cranford,  Jersey City, Atlantic Hights, 以及 Union Beach, Keyport, Keansburg, Middletown 北邊,
Old Bridge and South Brunswick trailer parks。
(詳情可看New Jersey 政府網站, 每個鄉鎮都有仔細的說明和安排)
 
 
 
Sea Bright 防波堤外的沙灘
 
 
Sea Bright 防波堤內的情形﹐ 可見房子是低於防波堤外的沙灘, 造成淹水,
 
 
 
Sea Bright 路邊受損的房子﹐ 此地路又窄又擠﹐ 顯然是很舊的區域
 
 
清理與整修, 迅速的從災難中復原﹐
 
 

最後我們開車到 Bradley Beach, 較冷清﹐ 但主道Ocean Ave. 非常寬敞乾淨﹐
兩邊還有停車的位置﹐ 可見這地方大概是後來經過計畫建設的較新區域。

此地沒有看到像 Monmouth Beach 那邊的那種高高用石頭水泥建築的防波堤﹐
我想一定是地勢較高﹐ 沒有淹水的問題﹐ 所以這次颶風來之前我們在電視上
也沒有看到要當地居民撤離的情形。

Bradley Beach 的主要街道也是 Ocean Ave. 它靠海邊的那一邊是沙灘﹐ 沒有空餘的地
皮可供發展﹐ 建造做生意的店鋪﹐ 這也是這裡較冷清的原因。
因為此次颶風海潮的沖積﹐ 反到使原來這裡海邊的泥土堆, 變成平平一片的沙灘﹐
沙灘變大變長了﹐ 並且沙灘靠岸的一邊變成和 boardwalk 一般高﹐
去沙灘不必像從前那樣要從boardwalk走樓梯下去﹐ 颶風幫忙免費整修了一遍。



本來還想再往南開下去﹐ 到 Point Pleasant Beach, Toms River beach,
Long Beach Islands, Wildwood Beach, 最後到 Cape May﹐
聽說有一段路很有意思﹐ 一下穿到海平面下﹐ 一下再穿到地面﹐
可能是海底隧道穿行在一個個小島間, 風景很好﹐
太太急著要回家做今天晚餐的餃子﹐ 只好下次再來 Jersey Shore 玩了。

...........................................................姚尚舜寫於紐澤西     Nov. 21, 2012
 
颶風後的Bradley Beach,
 
 
boardwalk,
 
 
濱海公寓,